成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成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抢险慢重建难日本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发布时间:2021-10-20 10:31:49 阅读: 来源:成缆机厂家

抢险慢重建难日本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抢险慢重建难日本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更新时间:2011-3-30 10:30:14   昨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回答参议员的提问时,把本次地震、海啸、核泄漏引起的“三合一”灾难,称为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之前的13日,他曾表示,这是日本“战后最大的国难”。

菅直人还表示,可能会废弃福岛第一核电站。

在这次危机中,地震引起的直接损失最小,虽然至今余震不断,但日本在应对地震方面早已经验丰富,因而直接受损于地震并不大。浪高达十几甚至二十几米的海啸席卷了日本东北部太平洋沿岸近800平方公里的领土,造成的人员、财产损失比地震本身大得多,但海啸也已退去,曾经浸水的地区,目前一片狼藉,但以日本的财力、物力,重建家园也不是太难的事。

唯有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事故,目前还看不到明显好转的迹象,或许将给日本带来真正的危机。

昨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力安全保安院表示,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区域内的土壤中检测到了放射性钚,“表明了事故的重大性和严重性”,但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和东京电力公司都不清楚这些钚来自于哪台机组,是通过什么途径泄漏的。

为应对空前严重的核危机,菅直人昨日任命多摩大学研究生院教授田坂广志为内阁官房参与。这是地震后菅直人任命的第六位官房参与,在总计15人的官房参与中,核问题专家就有5位,《每日新闻》报道称,这反映了菅直人对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原子力安全委员会强烈的不信任感。

与此同时,一边是一波三折的核抢险进展,另一边日本政府还面临着灾民安置、灾后重建和恢复经济的多重挑战。

灾民安置:困难多

在地震过去17天后,生活在各地临时避难所中的灾民,陆续得到了稳定的食品和饮用水供应,但是,有相当一部分避难所是由学校临时充当的。而本周五,即4月1日,是日本新学期开学的日子,是“赶走”灾民让孩子们上学,还是延期开学,让灾民继续占用学校?这将是日本各地方政府头痛的问题。

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目前在全国各地避难所中生活的灾民,仍然超过18万人。其中,宫城县最多,有近7.5万人,而在福岛县内避难的则超过3万人,由于核事故而前往县外避难的也超过了3万人。

3月15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已要求房产商为福岛、宫城、岩手3县的灾民兴建3.28万套临时住宅,并要求从开工到建成,在3周内完成。

4天后的19日,岩手县陆前高田市的临时住宅首先开工,首批计划建造200套,每套约30平方米,可供2至3人使用。其他地区的临时住宅也在这之后相继启动,但由于缺少汽油,建材运输不能确保,是否能在3周内完成,将很成问题。

1995年,阪神大地震发生后,日本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才兴建起3万套临时住宅。

为了帮助灾民,全日本未受灾的都道府县也利用公营住宅安置了部分灾民,但总量较少。比如,截至3月25日,长崎县安置了1117户,熊本县安置了300户,东京安置的灾民最多,接近10000人。

灾民们不仅目前的生活没着落,未来的生产也很可能大受影响。目前,美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从福岛、茨城、枥木、群马四个县进口农产品,日本政府也要求福岛县的农户把春耕延后。

而福岛县沿海的海水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之后,美国、韩国对从日本进口的海产品也加强了检测,韩国农林水产食品部甚至表示:“如果从日本进口的水畜产品放射物超标,将根据食品卫生法,采取送还或废弃措施。”

灾后重建:急需钱

昨日下午,尽管在参议院被否决,但按照众议院决议优先的宪法法则,总预算达92.4万亿日元的日本2011年财政预算案正式成立。

而在预算案宣布成立之前,菅直人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将在4月份编制一份规模在2万亿到3万亿日元左右的补充预算案,以用于灾后重建。

“这个规模比我预想的要小。”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中心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对表示,之前日本政府估计本次震灾带来的损失在16万亿到25万亿日元之间,按照这个规模,政府的灾后重建投资应该在10万亿日元左右,其中,第一年的投资应该在5万亿日元左右。

“不仅我这么认为,自民党及日本的部分智库也认为应该在这个规模才能起到拉动作用。”张季风表示,灾后重建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比如,修路、为灾民修建临时住宅以及灾区垃圾的清理等等。

“另外,菅直人已经提出可能会废弃福岛第一核电站,如果废弃的话,就意味着要封堆,那又要一笔费用。”张季风指出,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封堆的费用是180亿美元,福岛第一核电站如何封堆、需要多少费用,目前还不清楚,但肯定也不会太少。

2万亿到3万亿日元的规模,虽然不算太大,但日本政府的负债额已经达到GDP的200%,2011年预算案中,总支出92.4万亿日元,有近一半要靠发行国债来筹集,那么这多出来的两三万亿日元又从何而来?

“日本政府的筹钱渠道还是很多的。”张季风表示,首先,预算案中有1.16万亿日元的预留金可用;其次,民主党政府实行的育儿补贴、中学生上私立学校补贴、高速公路免费等政策都可以稍加改动省出钱来。

“日本政府一年发放的育儿补贴就超过2万亿日元,仅这一项,就相当于补充预算案的规模了。”张季风说,菅直人还表态将重新考虑税制改革中的企业所得税下调问题及增加消费税问题,这些都是筹钱的渠道。

全球效应:难断言

据报道,日本执政党正在考虑取消对企业的减税计划,并提高个税,以帮助灾后重建工作,减少增发国债的必要性。日本副财务大臣五十岚文彦日前就表示,日本政府可能将取消原定将企业税削减5个百分点的计划。此外,还有官员表示,由于大地震可能令财政赤字状况进一步恶化,政府可能无法避免出台增税政策。

日本增税可能会对灾后经济增长造成打击,部分议员因此主张日本央行直接从政府手中购买国债来为重建工作融资。

而日本经济上半年的萎缩和下半年的重建活动也令世界颇为关注,分析指出,重建活动可能会对世界经济形成一定利好。

比如中国和日本的贸易联系就比较密切。2010年对日本的出口占到中国出口总量的8%,从日本的进口占到了中国进口总额的13%,从日本来的海外直接投资占到中国接受投资总量的5%。中国的制造业需要从日本进口大量的零部件和机器设备,如果来自日本的供应渠道受到影响,将会直接影响中国相关的制造业生产和出口,这也是此次日本地震、海啸以及核危机影响到中国经济的主要方面。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日本的国内消费增长缓慢,同时大量的日本企业把制造业转移至国外成本低廉的地方,这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本震灾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因此不必过分夸大日本震灾的全球效应。

烘干机厂家

防拷贝U盘批发

滑移清扫机

吸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