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成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货币政策酝酿变调适度宽松转稳健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8:42 阅读: 来源:成缆机厂家

货币政策酝酿变调:“适度宽松”转“稳健”

货币政策酝酿变调:“适度宽松”转“稳健” 更新时间:2010-11-3 7:39:12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或在2011年变调从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走向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这一变化的关键在于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走向稳健,意即紧货币、宽财政的基调或许成为2011年宏观经济政策的主基调。

按照惯例,每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召开。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有关部门已经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议题进行调研讨论,将对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进行重新评估。

两位参与政策咨询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一政策组合在2011年很有可能被调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一调整意味着货币政策继续趋紧。中国央行在10月中旬启动了三年来的第一次加息。

与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所推行的宽货币、紧财政组合不同,中国会推行一种紧货币、宽财政的主思路。这既和发达国家财政体系负债过于沉重相关,也和两者通胀形势迥异相关。

2011年:经济增速回稳、通胀上升

目前市场普遍预测,2010年中国GDP增速有望在10%以上,由于去年的基数原因,今年10月份CPI市场预期会创出新高,但11月、12月会有回调,全年在3%多一点儿。

但关键是对2011年的预测,目前我们的预测是,明年GDP增速会下来一些,在9.3%左右还是有信心的,但明年CPI全年会在3%以上,有的甚至看高到4%,我们预期在3.5%左右。明年整体是经济增速回稳、物价上升的状态。前述政策咨询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

实际上,由于欧美经济复苏低于预期,中国经济明年的外部环境并不好,2011年出口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已经被明显看低。但美联储力推的第二轮定量宽松政策,则将推高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并传导到中国。中国的通胀将是成本推动和流动性过剩推动的复合。

近期,以中国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会长王建、北京大学教授厉以宁、天则经济研究所教授张曙光等为代表,经济学界提出中国可以容忍一个更高的通胀水平,比如将3%的CPI目标提高到4%乃至5%。

前述人士称,注意到了近期这些专家学者的讨论,但百姓的通胀预期是一个大问题,政策上可能并不会旗帜鲜明地提高通胀目标。但3%只是调控的目标,2008年的目标也是3%,但全年CPI最后达到了4.8%。

从双松到一松一紧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及全球央行步调一致,共同推行了低利率和定量扩张的宽松货币政策。中国在货币创造到信用创造的过程做得还更出色,2008年底至2009年累计放出了10万亿元人民币的信贷。本周美联储即将推出第二轮定量宽松政策,但却世易时移。

在经济形势上,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个明显不同是就业形势。目前美欧都在担忧其高失业率,而中国到第三季度就已经完成了2010年全年的就业目标,实现新增就业超过900万人,全年有可能达到1100万人,就业形势非常好。国家统计局内部监测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也从危机最严重时期大幅下降。

这个就业形势的背景,决定了中国可以采取更符合政策需求的紧缩政策,我国不用担心失业率问题。此外还有一个不同,美、欧、日面临的通缩压力,而中国是物价有较高的上涨压力,这决定了中国在宏观政策取向、宏观政策退出战略上选择和发达国家应该不同。这位官方人士指出,发达国家财政压力很大,他们是先退财政、后退货币,中国是不是应该倒过来,先退货币?明年的口号上是继续搞双松,还是一松一紧?这确实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一位近期参与政策咨询的经济学家告诉本报记者:开会的时候的确也讨论了,外面这么宽松,我们怎么应对?是跟着宽松还是紧?如果跟着宽松的话,肯定是会造成更大的通胀压力,更大的资产价格泡沫;但是紧的话,汇率升值压力会很大。他指出,尽管与会者当时也有不同意见,但更多的人认为,现在中国应该寻求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而不是和去年一样宽松的货币政策。

综合来说,货币政策回归中性偏紧的定位,再考虑到明年还要维持一定的投资和在建规模,财政政策应维持宽松的基调。

2011年货币、信贷、利率、汇率全紧缩

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回归稳健,有什么政策含义?

前述政策咨询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定性判断蕴含的定量含义,意味着2011年货币增速目标可能会下调,全年信贷调控目标也会下调,或者在信贷调控上不再做上限要求。

2010年央行制定的M2增速为17%,但截至9月末M2增速达到19%,全年实现目标几无可能。在信贷目标上,年初厘定的7.5万亿元人民币信贷目标也非常有可能被突破,截至9月末已经实现6.3万亿元,而且这一目标只是表内信贷规模目标。

我的感觉是,2011年M2目标可能会下调到16%,或者15%。这位人士指出,信贷规模也不适于再过于行政化的管理。

此外,利率、汇率政策也在框架之内。

前述经济学家指出,价格政策和数量政策的结合点,是被市场广泛讨论的热钱问题,即加息或升值会引来热钱,放大流动性总量。

但我们反复地观察发现,热钱进入中国绝对不是奔人民币美元利差来的,而是看好中国经济的成长,以及中国资产市场的泡沫化。如果利率水平有所提高,导致资产价格不急剧上升,反而热钱不会流入。

汇率政策上,虽然渐进升值的路子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最优,但却依然是各方较能够接受的共识性选择。

治疗早泄的医院

衡阳白癜风医院

不孕不育医院排名

济南治酒精肝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