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成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政策生变海外油气并购遇寒流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08:32 阅读: 来源:成缆机厂家

政策“生变”:海外油气并购遇寒流

近年来,韩国政府的能源政策“左右摇摆”,导致油气业界对韩国在未来较长时间内的能源安全保障,以及韩国国有油气开发商未来是否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等问题表示担忧。

过去10年中,韩国国家石油公司和韩国燃气公司想方设法地试图满足韩国前一届政府设定的“能源供应自给自足”目标。但总统朴槿惠上台后,韩国政府的能源战略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为了实现“降低债务股权比率”的目标,开始剥离过去10年不惜一切代价收购到的油气资产。

2013年初,新就任的韩国总统朴槿惠主张增加福利性支出,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减少在能源开发领域的支出,还要求这两大油气公司降低各自的债务股权比率。这些措施,与韩国已实施10年的“提高能源自给自足比例”的政策截然相反。此前,上一届韩国政府鼓励韩国国有企业提高海外股权油气产量与韩国油气进口总量的比值。

随后,在对海外油气项目投资进行为期5个月的审查后,2013年10月韩国政府出台了新的能源开发方案,改善国有油气公司的财务状况,并设法避免这些公司参与价格太高的并购交易。根据新政策,上述两大油气公司已出售部分海外资产,以减少自身的债务。

不再鼓励企业并购

能源专家称,政策引起的油气资产剥离行为,将破坏国有油气开发商的主体开发地位,从而威胁到韩国的能源安全。

韩国汉阳大学自然资源系教授Sung Won-Mo表示:“对于债务负担较重的韩国国有油气企业来说,重组是一条不错的路,但剥离资产要谨慎。虽然韩国政府认为国有油气企业不应再进行并购交易,但对于国有能源企业来说,要想在全球市场上增强竞争力,必须继续并购。从更宏观的层面看,韩国仍然需要进行海外油气资产的并购,因为韩国本国油气资源缺乏,原油和天然气需求一直依赖进口,易受到国际能源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

韩国的业内人士表示,能源开发项目是长周期项目,通常需要20年~30年,政府能源政策突然发生重大变化令能源企业很不适应。

过去10年,韩国政府在能源问题上的做法是努力提升“能源的自给自足比例”。为达到政府要求的比例,加上当时的韩国政府承诺通过大规模注资以扶持油气企业,韩国国有油气公司大幅加大对海外资产的投资力度,韩国国家石油公司甚至进行了一系列并购活动。

该公司的并购活动包括:2008年收购了墨西哥湾的Ankor能源项目;2009年收购了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和炼油商Harvest能源信托公司、秘鲁Petro-Tech公司和哈萨克斯坦Sumbe AO石油公司;2010年收购了北海生产商Dana石油公司;2011年收购了安纳达科石油在美国鹰福特页岩区的权益,这是该公司首次收购非常规油气资产,当年它还收购了美国油气公司Parallel石油公司10%的股权;2012年该公司加入联合收购El Paso公司油气资产的队伍,该交易目前仍在开展。

韩国燃气公司也加入了海外资产收购的队伍。2010年,这家公司调整了其业务范围,增加了原油开发业务,为收购原油相关项目奠定了基础。

受两大油气公司大举收购海外油气资产取得显著成效的影响,韩国的“能源自给自足比例”大幅提高,从2003年的3.1%升至2012年的13.8%。韩国上届政府曾预测,2020年韩国“能源自给自足比例”达35%,2030年达40%。

遏制海外油气投资

2013年新一届韩国政府执政后,“能源自给自足比例”这一术语已逐渐“淡出”公众视野。新一届政府的经济政策的重点是刺激韩国国内需求并增设福利项目。鉴于韩国政府财政赤字不断增加和税收收入减少, 这一届政府不可能在海外能源开发领域投入更多的资金。

2007年,韩国国家石油公司和韩国燃气公司的债务股权比率分别是227.9%和64.4%,但由于近年来这两家国有公司实施了大规模的海外投资,过去几年这两家公司的债务股权比率大幅上升。

根据新出台的政策, 韩国燃气公司必须降低其债务股权比率,从2012年时的438%削减至2017年时的274%。对韩国国家石油公司来说,目前其现有投资计划正在实施,债务股权比率将从2012年的168%增至2017年的177%。但从长远看,其债务股权比率必须按照政策要求降低至130%。

为实现债务股权比率目标,这两家公司已公布了一系列资产剥离计划。韩国国家石油公司决定终止其在也门4号区块的合同,以及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勘探项目,同时出售其在哈萨克斯坦南Karpovsky区块的股权。该公司还计划出售其在印尼东南部苏门答腊岛海洋区块8.91%的股权,减少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Sangaw南部区块的持有权,终止在Bazian区块的石油勘探作业。该公司还在考虑出售Harvest Operations公司的部分业务,停止秘鲁北部115陆上区块的一个项目的开发工作。韩国燃气公司计划出售其在伊拉克Akkas天然气田持有的100%股权的一半,出售其持有的壳牌加拿大LNG项目20%股权的一半,出售其在乌兹别克斯坦下游压缩天然气项目持有的全部19%的股权。

据韩国一位高级能源官员表示,这两大公司将把它们的股权出售给韩国私有企业,主要是为了保持韩国在海外能源项目中持有的股权不变,同时提供给国内企业开发资源的机会。韩国能源和资源政策部副部长Kim Jun-Dong表示,韩国海外油气项目将由韩国私营企业接手,这打破了长达10年的、只允许韩国国有企业进行海外油气项目开发的政策限制。他表示:“这两大公司将不再参与风险太高、需要投入大量现金的并购交易, 转向上游勘探领域。韩国国有企业未来关注的重点是高风险的勘探项目,韩国私营企业将参与已投产的项目,以及其他低风险项目。”

能源政策需要平衡

韩国仁荷大学经济学教授Park Hi-Chun最近对韩国政府在能源政策方面的“大转舵”进行评述。他表示:“政府推动国有能源公司改善财务状况,可以被认为是政府及时地考虑到这些能源公司在经历了海外能源项目投资后背负着大量的债务,从这一点上来看是可以认可的。为了实现提升韩国的‘能源自给自足比例’的目标,国有能源公司以高价收购海外油气资产,但是其中一些收购交易已无利可图,这是政府能源政策只着眼于短期目标的结果。提高‘能源自给自足比例’并不是最好的战略,如果海外开发项目在经济上不具备可行性,不如直接进口能源。但新政府推动国有能源企业出售此前收购的、从长期看具备赢利潜力的资产,是不可取的。鉴于目前的市场状况,韩国国有能源企业不太可能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此前收购的资产。”

韩国汉阳大学自然资源系教授Sung Won-Mo表示,政府鼓励私有企业在国家能源领域起更大的作用是“值得争议的计划”,因为私有企业缺乏竞争力和资金。国有企业应该在海外资源开发方面继续扮演重要角色,同时应努力改善自身的财务状况。

这个观点得到了韩国能源和矿产资源开发协会的认同。该协会的一名官员表示:“今年二季度韩国最大的炼油商SK创新公司油气勘探及开采业务的营业收入为2289亿韩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1.4%,这表明韩国私有公司的油气勘探及开采能力远远落后于许多同行。”

Sung表示,韩国国家能源政策的“摇摆”,对于韩国能源产业的发展,以及韩国能源安全都是不利的。

合肥不锈钢异型材

南昌摇钻

南昌危险物品运输车

上海锆填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