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成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政策出台大半月兼职仍然挺尴尬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9:00:47 阅读: 来源:成缆机厂家

政策出台大半月,兼职仍然挺尴尬?

11月初,一纸有关事业单位人员可兼职赚钱的公文足以让不少职场人奔走相告。无疑,对多数人来说这个消息应该属于利好。然而,政策出台半个多月,有关兼职的事情似乎并没有为此而变得正大光明。在不少负责人眼里,兼职还是一个“烫手山芋”;相对于员工来说,做兼职似乎还缺少理直气壮的理由。【新闻背景】浙江明定事业单位人员可兼职赚钱11月初,在浙江省有关部门新近出台的《关于深化事业单位分配制度改革的意见》中,明确规定事业单位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在不侵犯单位知识产权、不泄露单位商业秘密、不冲击单位经济利益、不损害社会和公众权益的前提下,可在业余时间利用自己的特长从事技术开发、信息咨询、技术服务和提供劳务等兼职工作,并可获取兼职报酬。事实上,有关兼职的政策出台并非第一次,早在1999年,浙江省就出台了《浙江省鼓励技术要素参与收益分配若干规定》,对专业技术人员兼职一事给予肯定和支持。然而,在实施过程中,该政策的实施效果不尽如人意。今年的这一政策无疑是对1999年相关规定的一次重申。比较两个文件,不难发现,今年出台的政策把“可兼职”的人群大大扩张,除了技术人员外,包括管理人员等都被囊括在内。事业单位的人才不再被视作“单位人”,兼职兼薪也终于从“地下”走到“地上”。【调查】7成人员青睐兼职多数人不敢“张扬”政策利好、供需明朗,这些似乎都成为兼职族从“地下”走出来的理由。在google上搜索兼职网站,马上就会跳出数以千计的各类兼职俱乐部、兼职工作银行、兼职联盟等。各招聘类网站、门户网站也纷纷开辟了兼职专区,供用人单位和兼职个人双向沟通信息。无论是人们的观念,还是兼职市场的日益红火,都为“兼职一族”提供了越来越宽松的环境。政策出台大半月后,我们专门针对兼职,在浙江省人才市场和杭州市人才市场做了一个微型调查,共有48位求职者(市人才市场27人,省人才市场21人)参与了该兼职调查。调查一:有合适的机会会考虑兼职吗?在参与调查的48人中,有34人明确表示一旦自己有合适的兼职机会就会考虑,8人明确表示不会兼职,剩下6人则表示无所谓。其所占的比例分别为70.8%、16.7%和12.5%。点评:同样一份来自上海的微型调查显示,60%以上的职业白领希望在工作之余发挥余热———兼职。比起上海来,杭州的就业市场对兼职的热衷程度似乎并不逊色。不过,由于兼职受到了诸如机会、时间等太多因素的限制,想要真正实施并不太容易。在参与调查的人员中,他们考虑兼职的前提都是在时间和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可见兼职看起来比做起来要更美。调查二:自己在兼职会不会让周围人知道?48人中,表示会让周围人知道者竟然只有寥寥4人,而其余的29人表示会选择告诉,15人则表示尽量不让周围人知道,比例各占了8.3%、60.4%和31.3%。点评:虽然有了一定的政策支持。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兼职似乎仍然是一个难以见光的事情,不管是出于原来的惯性还是出于目前的状况,兼职似乎还属于“个人隐私”范围。【现状】兼职创业,很流行与一般的兼职工作不同,目前另一种兼职方式———创业正成为一种新的风尚流行开来。自己做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再在外面做个生意,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据了解,目前兼职创业的人群基本上以大型企业的员工或高收入水平的员工为主。作为一种谋生手段的补充,正日益受到青睐。此外,在杭高校的教师也成为兼职创业的主力军。据一份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仅浙江某著名综合性大学就有一千多名老师在外办企业兼职。日前,下沙某大学在为自己学校周边店面举行招标会上,几个店铺就招来了数十个投标者,而且这些投标者大半为大学教师。对此,一位大学教师表示,时间上的自由和宽裕,是兼职在大学教师中普遍流行的一个重要原因,除此以外,由于大学教师在技术等方面的特长都为兼职创业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据悉,在高新区注册成立的科技型企业中,由浙大师生直接创办或与浙大有紧密关联的企业达到207家,约占全区科技型企业总数的16%,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刷新中。兼职叫好,实施还有难度在杭州某家企业做财务的胡先生,最近有点烦。几天前,他在网站上看到一家企业招聘兼职会计,招聘单位要求每周上班16个小时,这跟胡先生本身的工作时间非常吻合,但是在面试时兼职单位出于对该工作岗位的谨慎一定要胡先生开具单位证明,或者是到原单位打听真假。对于胡先生来说,这无疑于泄露了自己“接私活”的事情。在签合同时,单位里有明文规定“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允许直接或间接地从事与甲方业务有关的其他业务”。在胡先生看来,书面同意是无论也打不出的,弄不好还丢了自己的饭碗。为此,胡先生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不错的兼职机会。在接受采访时,不愿意透露身份的胡先生表示,自己从事的工作一直是财务,要找兼职就一定会找跟财务有关的职务,但是财务职务本身的特殊性要求员工背景必须透明。同时,牵涉到商业机密问题,多数企业不会允许财务人员兼职,为此,想要找个合适的兼职工作就不太可能。兼职的环境越来越好,但仍有公司在员工守则中明确写着“员工不可兼职”,使得不少职场人心动但不敢贸然行动。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看,主要是担心员工因为兼职而分散了精力,在同行业公司兼职还有泄露商业秘密的风险。一位在杭州某小学当教师的于华女士课外还兼任一家语言学校的外语教师,对于这样的政策,她却另有看法,“该兼职的早就兼职了,我们同事的兼职的步伐从来没有停滞过,只是现在大家可以做得更名正言顺”。【视野】今年,兼职“松绑年”如果说,浙江省出台的该政策多少是对“兼职”的一次重申,那么兼职作为一种新的生存状态,早就是职场内部的一种心照不宣。事实上,有关兼职的消息今年并非第一次听说,早在年初,上海人事局就率先发布实施了3项新的人事政策,其中明确规定专业技术人员可以兼职,具体为: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的专业技术人员在不侵害国家和单位技术、经济权益的前提下,就可以兼职,且兼职人员“应当兼薪”,单位发放的兼职费用,可以计入成本。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活跃的兼职行动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时尚。除了单位人本身的要求外,不少企业似乎也对兼职人才情有独钟。此外,今年在杭州举办的几场兼职专场招聘会也给了兼职见光的机会。与往年不同的是,兼职的供需双方开始进行阳光下的面对面。在现场,用人单位坦然公开招聘信息,求职者轻松填写个人信息。业内人士透露,今年对一直处于“地下”状态的兼职来说会是一个松绑年。(完)

湖北粗颚式破碎机

海南高档陶瓷

山西洗洁精瓶子